我认识个哥们在缅甸干博彩赚了900万,现在在快手上教人做菜

  • 心得分享
  • 作者:路遇学长
  • 阅读(51)次

前段时间认识俩哥们,之前在缅甸做菠菜生意,前前后后一共赚了将近一千万,后来因为打压,他们只能暂时遣散员工,准备休息一段时间。

其中一哥们叫阿富,喜欢嫖娼,经常带着弟兄们去体验缅甸的“异国风情”。

阿富很有个性,他常说一句话:“在我看来,除了钱跟性,其他的所有事物都毫无意义。”

菠菜这玩意儿,大家都知道是个能把人输得倾家荡产的游戏,但对阿富来说,这是一种赚钱的方式。

他说:“你别跟我提什么盗亦有道,都是放屁,我不搞他们,也照样会有人搞。那些赌博的人,都是心理不够强悍,都不懂就好就收。”

赚到钱的阿富很膨胀,开始讲大道理的同时,自己也开始混迹地下赌场,然而成也萧何败萧何,搞菠菜起家的阿富最终还是倒在了地下赌博。

%title插图%num

因为赌博,阿富差点被人打死,好在兄弟拿钱赎人,最终两人卖掉豪车回到了内地。

现在阿富和兄弟开了一家饭馆,那个从地下赌场逃出来,说以后死都不接触网络的阿富,现在在快手拍起了做菜的短视频,并且还有好几万的粉丝。

但没有任何人知道,这位每天教人做菜的视频博主,曾经在缅甸干菠菜,坑害了无数受害者。

%title插图%num

我和他俩聊了很久,下面我会以第一人称的方式讲述他俩在缅甸干菠菜的故事。

我是因为一些经济上的纠纷吃了官司,最后败诉才去缅甸搞菠菜的,总之是败诉之后赔了好多钱,让我元气大伤。

之前也是从事网络方面的行业,具体是做什么就不细说了,说出来怕一本黑的朋友们揭老底。

那次项目失败后,我想着贷款重新来过但觉得并不现实,偏偏自己心气也比较高,虽然还剩点钱,但是不想做那种利润少又累的生意。

最后听说一个朋友在缅甸做菠菜,之前对菠菜这方面也有些了解,知道挺暴利的除了有点灰色,但又想起了那句话:“人无横财不富,马无夜草不肥!”

最后我还是打通了我那个朋友的电话,给他讲述了我在国内的遭遇,毕竟都是难兄难弟,听他一顿胡吹海侃之后,我确定拿着我剩下的一点钱去缅甸找他。



我是从昆明出发去缅甸的,先到西双版纳,然后再转车。出境费很便宜,办理也比较方便。

最让我难受的是转车,大概转车转了N个小时,我才终于到达缅甸,一路上差不多都是山区那种,颠颠的。

颠到什么地步,就比如你坐在车上啥也不干,手机都能给你颠出三万步数那种,贼难受。

后来我终于见到了我那位朋友,在这里就称呼他阿富吧。

阿富跟他的状态一样,就是富,至少在缅甸搞的是风生水起,不愁吃,不愁穿的。以他当时的经济条件来看,在国内也算是偏上层了。

在我看来阿富是一个很有个性的人。阿富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:“在我看来,除了钱跟性,其他的所有事物都毫无意义。”

是的,阿富很喜欢嫖娼。我去的那天阿富说是要给我接风,最后半推半就的我就被他拉去了“缅甸洗浴”。

对于这次的“缅甸洗浴”我就不多说了,以免说得太那啥就没人仔细看后面的事儿了,毕竟,我不是一个经常开车的人。

%title插图%num

我对缅甸的感觉就是,你有钱就是爷,那种有钱就能为所欲为是跟国内不一样的。我在缅甸见过最多的就是洗浴跟菠菜,对了还有猪肉(白粉儿),那边行话管这个叫猪肉。

那边的政府也在制止这个东西,但是好像没什么用,尽管社会已经变得足够千疮百孔,但是在某些个小角落里,依旧盛行着这种病态的繁荣。

缅甸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以前的老上海滩一样。阿富跟我说过一句话:“在这里,只要你够狠,只要敢拼,总有一碗饭给你吃。”

说得也对,但是我不是那个卖黄鸭梨的杜月笙,阿富更不是那个可以捧我上位的黄金荣。

阿富也说过一句话:“这里的水太深了,我们早晚要回去。”

%title插图%num

第二天,阿富带我去他的公司,是那种办公环境很简陋的小公司,员工都是国内过去的人,跟着阿富已经干了半年左右。

就是这种一个简单的小公司,鬼知道他一个月到底能在菠菜这一块儿捞多少钱。

带我四处转了一圈儿之后,阿富开始给我介绍他们主要做的是什么,阿富也不拿我当外人,有话也就直接跟我说了。

之前只是简单的了解过菠菜这一块,知道挺赚钱的,但是不知道水这么深。

阿富有自己的技术人员,菠菜平台的源码也不是自己开发的,是在同行那里买的。

平台的老巢服务器都在缅甸,但是台子要在国内运营,为什么这样做呢,用阿富的话说就是:“你傻啊,一但出了什么问题好方便跑路。”后来一想是这个理儿。

%title插图%num

我们每天要做的就是拉客户来平台玩菠菜,其实也不用怎么拉,不用我们到处去引流,如果是这样就没啥意思了。

用户资料都是阿富在同行那儿买的资料,都是那种精准的菠菜玩家。但是不知道是被利用了几手的菠菜玩家资料,不过还是有价值,毕竟那些赌瘾大的人都是死性不改的。

这个环节是最烧钱的,用户资料很贵,但是他们能给阿富创造无限价值。一般逮到一个差不多都是那种一棍子敲死,榨干榨净。

阿富说:“赚钱这事儿,你别跟我提什么盗亦有道,都是放屁,我们不搞他们,也照样会有人把他们搞光,这些人,改不了的!”

还有一部分客户资料是技术员从小菠菜网站黑来的,老师傅应该很熟悉这种操作,黑进后台拿用户资料。

还有一部分用户是从某些网站的小广告转化来的,比如和色情平台的主播合作。

%title插图%num

我们会给合作主播很高的返水,主播自然不含糊,逮到一个能刷礼物的大哥就带过来这边使劲搞。

一般都是带着色诱那种,反正就是想着法子的让那些人进来充钱,有的人会见好就收,会赢一点就不玩了,但是大多数人比较贪,以至于到最后越陷越深。

拿到用户资料后,我们会给他们挨个打电话,一般都是跟他们说:“平台现在送彩金,来了就可以领取XXX的彩金,赢到多少直接就能提现。”

百分之80的人听到我们这样说都是会来的,毕竟喜欢白嫖的人多如牛毛。

很多人都是这种心理,送的钱随便玩玩儿,万一打到可以提现了呢,那岂不是美滋滋。

%title插图%num

就是因为有这种心理才会让他们越陷越深,一般平台后面都是他们这批人先尝点甜头,他们尝到甜头之后一定会再来,几率百分之八十。

对于赌徒来说,能够自律控制到见好就收的,少之又少。

有一次,一个新来的会员通过白嫖的彩金在平台玩儿,最后提现了小一千块,然后我让阿富来看。阿富手指着电脑笑着跟我说:“你看吧,他还会再来的,怎么拿走我的钱,他要怎么给我加倍还过来。”

阿富的那种笑以及他当时的语气,我现在还记忆犹新。现在再想想都有点细思极恐。

后来我就记住了这个会员,当我再次去后台看他的流水报表后,发现这个会员已经在里面充了大几万了,但是看他提现那一览却是寥寥无几。

除此之外,我们还有一种形式就是发营销短信来拉玩家,短信的内容也大致都会提到送彩金这个点,因为一般你广告语做的再好不如直接附上一句“特邀用户来了就可以领取XXX彩金,玩到XXX就可以提现”。

说你倍率是多少,玩法有多少花样,那基本上都是放屁。不如一句送彩金简洁明了,他们不会考虑你倍率有多高,玩法有多花样,但是一看到送彩金可以白嫖他们准来。

%title插图%num
%title插图%num

(差不多就是这个形式)

以上这种形式的确可以为我们吸来不少会员,但是他们能拿走钱提现的只有不到百分之5的人。

不是那种有钱提现不出去,而是直接让他们输到没钱可提。

就算是拿钱走人,尝到了甜头,过几天他们也还会再把提出去的钱充回来,甚至充更多。这一点很少有人可以控制自己,自律到见好就收。

毕竟人都有贪欲。



上面提到,平台送的钱不可能让他们玩到可以提现,有的人玩到快可以提现了然后又输光,他们一生气不甘心肯定就要往平台里面充钱,最后导致越陷越深。

为什么说不会让他们玩到可以提现呢?因为我们这个平台后面都是有数据的,数据控制着你的输赢。

你在平台玩棋牌,就控制你抽到好牌的几率,偶尔抽到好牌赢了点钱,贪的人是无法见好就收的,到最后反而把自己本金全搭上,输得两袖清风。

%title插图%num

玩捕鱼游戏也是一样的,照样可以控制你的几率,你就是没有办法赢钱。如果你敢玩彩票那就更离谱了,直接控制开奖,反正就是别想往外提钱。

平台的钱也不是只进不出的,每天系统都会让大概百分之10的人有机会把钱提出去,把这百分之10放出去是为了以后更好的吸回来,如果大家都能做到见好就收就好了,可是这就是人性的贪欲,往往大多数人是做不到的。

在运营平台期间,我也遇到过那种很自律能够见好就收的,但是这种情况少之又少。

阿富说:“这种钱撒出去是应该的,谁让我们碰见这种会员呢,人家心理够强悍,懂得见好就收,我们就当是乐善好施。”

对了,阿富得到的这些用户资料他也会转卖给其他人,卖给那些国内的借贷平台,办信用卡的以及那些放私贷的。

这些人要这些个东西做什么大家应该可想而知,每次到了这个环节阿富都说是“废物利用”。

%title插图%num

要我说,这简直就是一个赌狗命运的死循环。

我在缅甸跟阿富搞菠菜的时候,还见过平台最骚的一个操作。

平台要运作起来最基本的东西就是要有玩家,玩家就是上帝,我们都得靠玩家吃饭,没有玩家对平台是最致命的。

但是这次,我见识了在引流玩家的时候最骚的操作。

%title插图%num

这些图片是我最近在某视频软件上发现的。

现在各大主流平台都能够放这种广告,看似这是一个简单的捕鱼游戏,但是当你下载完APP进入平台开始玩儿的时候,懂行的老司机就会看出来这里面别有洞天!

%title插图%num

可以看到里面的游戏是多种多样,跟正常菠菜台子的游戏几乎一模一样。

%title插图%num

充值这一块儿也没啥毛病,我们只充游戏币

可是玩着玩着你就能发现猫腻了。

%title插图%num

看明白了吗?当你点击平台里面的小喇叭播报的时候就会出现这个东西。这个是干什么大家都应该看的明白吧?

引流,把用户往平台微信客服那里引。

平台不涉及现金直接兑换的交易,都只是单方面交易,不会涉及真钱充进去然后再把真钱提出来。

上下分是直接在客服那边进行,反正就是不在平台里涉及到直接的金钱交易,阿富就是用这个方法钻了法律的空子。

这个就是跟你玩QQ游戏斗地主是一样的,但是QQ游戏是正规的。你可以用真钱来买我的欢乐豆,但是你赢了欢乐豆还是只能在平台内继续玩游戏,我不跟平台用户涉及到直接的资金来往。

但是这个就不一样了,你用钱买我平台所谓的币,你赢了币可以到线下找客服去下分,客服把你的币清零,然后兑换成相应的人民币返给你。

%title插图%num

我们在缅甸的时候也这样搞,做一个游戏宣传的视频,然后开始在各大主流平台上投放广告,广告的付费形式一般都是点击付费跟展示付费,这样的广告也不是很烧钱,关键是效果很不错。

直到现在很多平台也一直在给我们打着广告,比如现在很多主流的平台:某音、某手、某微、某吧……但这玩意基本上翻不了车,涉及的利益太大了。

承接菠菜广告的平台,对内容的审核都不是很严格,只要我们把APP包装的好一点基本没啥事儿,或者说他们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我见过最流氓的广告就是某奇艺,很直接就让股民加微信,每天推送几支所谓的好股给你。

我真的没有见过这么简单暴力的广告,直接把微信放出来让你加,不知道这种广告是怎么在平台投放的,也不知道是怎么审核过去的。

%title插图%num

就跟之前老黑怼某易跟某浪一样,他们真的是太不要脸了,老黑能怼他们真的是大快人心。同时也请大家保护好一本黑,让他能继续为正义发声。

之前我们就是用这种方法搞了不少玩家过来,同时我们也没少榨他们的钱,这点我在老黑这里坦白承认。

我在阿富那儿大概做了两三个月的时候,阿富跟我说台子不开了,最近有点严,国内那边有点动静,这就算我们跑路了吧。

最后阿富让技术员把平台所有的数据都删了,然后让团队里的人全部都先放假回去歇着,大家走的时候除了该给的钱以外,阿富另外又给每人拿多拿了几个W,说是让大家回去等消息,等风声过了让大家还来,平台换套模版,换个名字重新上线。

最后大家都走了,就我自己没有走,是阿富让我留下来的。他说他自己一个人在这边太无聊了,让我别走。

反正过段时间还要过来,不如在这边陪他,顺便带我见见其他世面,我感觉也是,于是我就留了下来。

%title插图%num



自从来了这边我就一直住在阿富的家里,是他在这边租的房子,配置还可以挺舒服的。之后他每天带我去大鱼大肉,没事儿就带我去体验缅甸这边异国他乡的“风土人情”。

我开头说过他喜欢嫖娼。

后来他还带我去了缅甸的地下赌场,这次去我真的是又长了见识。

山上有专门的车,把我们从山上接到山下,车里坐的都是人,有去豪赌的掂着大皮箱,也有从国内来带着几个W想碰碰运气的。

在这里,如果你赢了钱,根本不用担心自己被抢,等你兑完码会有专门的人把你送回山上去,要说你在赌场赢完钱之后回去被抢了,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儿。

就跟澳门菲律宾是一样的,如果老是发生这种事儿的话人家也不用做这个了。

到了场子里,我从来没有真的见过这种阵势,桌上都是码,就是那种塑料的圆形的码。这场景也只是在电影上见过,没想到这回在现实中见到了。

%title插图%num

当时除了兴奋之外就是想试试,但是我控制住了自己我没有去兑换码。

阿富跟我不一样,他是这里的常客。

他兑换了几W的码,刚开始也输,但这点钱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,后来又继续兑换,然后赢回来大概10W,但他从来没有见好就收的感觉,幸好我及时劝他:“你忘了你是怎么跟我说的了?很少人能做到见好就收,现在你呢?赶快跟我回我吧!”

阿富没有说什么,他意味深长地揉了揉自己的鼻子:“我们走!”。

后来回去之后我们又是一顿消费,那个时候每天花天酒地,声色犬马。

我再一次深刻的感受到,有钱真好。

%title插图%num

之后的每天都是那样逍遥自在的过着, 时间过得久了我就开始有点不自在。我问阿富什么时候再开台子,阿富总是跟我说再等等,再等等……

后来的一段时间我便没有跟阿富一块儿天天出去到处耍了,准确的说是我腻了,想找点事儿干,可是自己在那边儿又人不生地不熟的,只好宅在家里。

阿富已经三天没有回家了,我给他打电话问他在干嘛他总是跟我说忙着呢,要不你也来试试,我大概猜了一下他应该是又在体验“风土人情”,男人嘛。

三天后的一个夜里,我接到了一个电话,阿富出事了。

原来这三天阿富一直在那个赌场里赌钱,并且输光了他所有的积蓄,人家赌场那边给我打电话让我去拿钱赎人。

阿富是个要面子的人,他不愿意让我去拿钱赎他,他输了钱又想把钱赢回来,于是他在赌场签了单。

签单就是你跟赌场签合同,他可以给你个几十W不等,但是借你这个钱是有利润的,你赢了钱跟赌场抵了还好说,如果说你一直输那么就有你好果子吃了。

%title插图%num

我当时被通知要拿着90多W去赎人,幸好我只有这么多,也就是这么巧,我跟着阿富干的这两三个月差不多也就分了我这么多钱。

加上我拿着赎他的那90多W,这几天阿富一共输掉了差不多将近900W。

我到地方后被带进地下室,在角落里我看到奄奄一息的阿富。

是的,他被场子里的打手打了。

当我看到他右腿上的一片血迹后我整个人是颤抖的,我当时几乎是要愤怒的爆发了,但是我无能为力,周围站着的全是厂子里的打手。

我把阿富在场子里欠的钱还上后,立马带他离开了那个地方,转战去了医院。

%title插图%num



后来一切都还好,没出什么大事儿,只是阿富的右腿跛了。

后来阿富跟我讲,那几天他一直在赌场里赌钱,开始的时候他是赢钱的,后来就慢慢的开始输,到了最后越输越厉害,他加大了筹码,越赌越大,以至于把自己的800W都输了进去。

他感觉自己好像是一无所有了,他这人也要面子,跟团队的几个人都说好了,让人家在家里歇着等消息,这次好像他什么资本都没有了。

于是他想到了签单,他以为他可以重新来过,谁知道越陷越深,到最后欠的越来越多,还跟场子里的人发生了口角,然后才有他被打,我拿钱去赎人的事儿。

阿富忘了他自己经常跟我说的那句话:“很少人能做到自律见好就收!”以至于到了最后他也陷了进去。

他以搞赌起家,到最后却因为赌一无所有,真的是成也萧何,败也萧何!

%title插图%num

出院的那天,阿富在病床上哭着跟我说他这辈子欠我的。好在天无绝人之路,阿富还有一个座驾,之前的百万座驾卖了之后回了几十万。

拿着这几十万我们两个就回国了,回国之后阿富很少提及之前在缅甸的事儿,他跟我说他再也不会搞菠菜,再也不会踏足这个网络。

我们两个拿着这几十万在国内开了个不大不小的饭店,不是那种苍蝇馆子,但是也提不上多上档次,一个月有个几万的利润。

阿富说这辈子都欠我的,所以店面有我一半。

因为阿富之前学过厨师,所以现在他开始在快手上录起了视频教人做菜。用阿富的话说就是:“我没有踏足网络啊,我只是在玩短视频啊,我在做自媒体啊,5G时代要到了嘛,肯定还有一波风口可以乘。”

%title插图%num

那天在后厨阿富又问我:“你觉得我今天应该录个什么视频啊,到底录哪道菜呢?”

我连忙调侃着说:“呦~富哥又要录视频啊,不是说不再踏足网络了吗,你跟我玩真香定律呢~~”

阿富二话没说,用他那只跛的脚使劲地踹了我一下:“滚去上菜吧你!”

我又调侃了他一下:“好勒,老板!”

%title插图%num

路遇学长

这里只更新收费VIP资源,均为本人付费购买!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加入会员

发表评论